圖文玩轉程序經典系列之一: 經行政復議案件的訴訟程序破解

發表時間:2019-03-26 所屬分類:諾臣案例

律師代理訴訟案件,想要達成勝訴的結果,必須在訴訟程序和訴訟實體兩個方面,同時開始兩場“戰役”。大多數律師在訴訟中僅注重在實體上的一較長短,但善于攻防的律師不僅會在實體上下功夫,還會玩轉程序,在案件進入實體審理之前實施狙擊,從而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勝訴效果。

以行政復議后再次進入行政訴訟的程序為例,行政相對人對行政機關的行為不服,有的會選擇行政復議程序,有的會直接選擇行政訴訟,有的會選用先行政復議后行政訴訟。由于經行政復議后的案件在原行為機關的基礎上,又牽出了復議機關,再進入訴訟,就把案件在程序上的難度陡然增加了。這種難度,代理律師非經多年專業學習及刻意磨煉,是無法玩轉的。

現實中,行政訴訟起訴時被駁回或不予受理的比例,合計高達25.5%,相當于每4件起訴,就有1件不被法院接納。

把復雜程序庖丁解牛,帶你學習帶你飛,是Flag(福來閣)律師團隊一貫的風格!下面我們以一張神圖,完美破解經復議行政行為引發訴訟時的司法程序。

從上圖可知,復議機關經過行政復議,一般會出現三種結果。一是復議機關經復議維持了原行政行為;二是復議機關經復議改變了原行政行為的結果;三是復議機關出現了復議不作為。

針對不同的復議結果,如何玩轉訴訟程序,我們可以“分解動作”:

動作一:訴訟標的

原告針對經復議維持的行政行為不服,其起訴的標的是被復議的原行政行為以及復議行為。原告對復議機關經復議改變原行政行為結果仍不服,其起訴的標的應當是復議行為。原告在行政復議機關存在行政在不作為的情形下,根據原告針對原行政行為提起訴訟是否屬于法定復議前置的情形不同,其有權起訴的訴訟標的也不同。法定復議前置的情形下,原告只能針對復議機關的不作為提起訴訟。非法定行政復議前置等等情形下,原告既可以對原行政行為提起訴訟,也可以針對復議機關的不作為提起訴訟。

動作二:被告確定

經復議維持原行政行為的情形下,原告對原行政行為和復議行為不服的,應當以原新政為機關和復議機關為被告(即雙被告),該情形下的“雙被告制度”是新行政訴訟法明確規定的,原告僅以原行為機關為被告,或者僅以復議機關為被告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當告知原告追加或依職權追加另一機關為共同被告。經復議改變原行政行為的情形下,原告應當以復議機關為被告提起訴訟。若出現復議機關不作為時,原告針對原行為提起訴訟的,以原行為機關為被告,針對復議機關的不作為提起訴訟的,則以復議機關為被告。

動作三:級別管轄

原告在經復議維持原行政行為的情形下提起訴訟,盡管應當同時以原行為機關和復議機關為共同被告,但訴訟的級別管轄應當以原行為機關的級別確定訴訟的級別管轄。復議改變原行為的情形下,原告起訴復議機關,則應當以復議機關的級別確定訴訟的級別管轄。當出現復議不作為的情形下,原告起訴原行為機關的,以原行為機關的級別確定訴訟的級別管轄,起訴復議機關的,以復議機關的級別確定訴訟的級別管轄。

動作四:地域管轄

復議維持原行政行為的情形下,原告以原行為機關和復議機關為共同被告提起訴訟,原行為機關所在地法院以及復議機關所在地法院均有權管轄。復議改變原行政行為的情形下,盡管原告只能起訴復議機關,但原行為機關所在地法院以及復議機關所在地法院仍均有權管轄。若存在復議不作為的情形下,原告起訴原行為機關的,原行為機關所在地法院有管轄權。若起訴復議機關不作為的,則復議機關所在地法院有管轄權。

動作五:專屬管轄

無論復議維持還是改變,或者復議不作為案件中針對原行政行為提起訴訟,均需要受到不動產專屬管轄的限制,即只要原行政行為涉及不動產的,訴訟均由不動產所在地法院管轄。

玩轉這個程序的關鍵點在于,針對不同的復議結果,根據訴訟目標來設計選擇不同的訴訟標的、被告、綜合考慮訴訟的級別管轄、地域管轄、專屬管轄等規則、適用不同的訴訟程序,以此達到“先下手為強”,在程序的設置上,提早為實體的勝訴埋下伏筆。下面我們以真實案例來“玩轉”一下吧。

案例
某房產開發公司因不服某市國土局作出的《收回土地決定書》附件中的補償金額,向某省國土廳申請復議,某省國土廳經復議維持了某市國土局的收地決定。某房產開發公司不服,遂求助于Flag(福來閣)律師,請求設計最佳爭議解決方案。Flag(福來閣)律師開啟了“玩轉程序”的思維方式,一步步論證:涉案收回土地決定書經過了行政復議,某市國土局所在地法院有管轄權。該案經過了復議程序,某省國土廳所在地法院也有管轄權,那么起訴時,在法院的選擇上,Flag(福來閣)律師考慮的因素有:

1、該案如果選擇某市國土局所在地的法院管轄,則該收地補償的資金來源于當地財政,案件在該地法院提起訴訟可能更容易受到行政干預。

2、如果該案選擇某省國土廳所在地法院管轄,該地法院因地處省會城市,日常行政案件數量多,行政法官的業務能力突出,審理該類案件的經驗應該更為豐富,而且不易受到某市國土局的行政干預。

3、收地決定的補償類案件,行政機關的自由裁量權較大,各地法院的司法裁量權運用風格也各有特點,各地法院對同樣的案件事實也可能裁量確定的補償數額不一。

4、通過案例和法條檢索,得出的數據需進行分析比對,以獲知哪級法院對此類案件情形支持補償金額更高。

經過以上四個步驟的論證,Flag(福來閣)律師建議某房產開發公司以某市國土局和某省國土廳為被告,選擇在某省國土廳所在地的基層法院提起訴訟。依據這個訴訟策略,毫無懸念,某房產開發公司在本案的一、二審程序中所獲取的補償數額令人非常滿意。

經復議行政行為引發訴訟,涉及到的各環節的訴訟程序堪稱新行政訴訟法施行后的一大難點。實踐中,某些案件設計的訴訟戰場需跨省級,某些案件需拉去首都法院管轄。這些設計的層數會更多,層級之間的操作更講究配合,難道會更大。但是,萬變不離其宗,我們只需死死把握這張圖,再根據復議決定的類型、當地行政訴訟的司法環境、當地人民法院的裁判傾向等因素,在大數據檢索報告綜合分析的基礎上,來制定周全的訴訟戰略,達到案件結果精準把握,追求勝訴效果往往是水到渠成。

原文轉載自環球法律Flag


围棋棋盘 捕鱼大师稳赢版现金 富贵互娱棋牌官网 电玩城千炮捕鱼技巧 陕西神木麻将亮六飞一 王者电玩城官网下载 陕西麻将苹果版下载安装 中国中期股票分析 掌心漳州麻将手机版 股票能在线开户吗 广西友玩麻将下载安装